企业邮箱 OA办公 登录 |注册

您的当前位置:中国国际信用交易网 > 出版物 > 《中国诚信》1 >


多重目标下的宏观经济政策


发布日期:2015-08-31 01:53


 中国的宏观经济应该怎么看?现在实际上有几种看法。有的从长期来看,认为中国经济依然看好,没有什么隐忧,十到十五年之内将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会变成一个中等发达国家,我也持这种看法。也有人说,中国经济存在很多问题,既有体制的障碍,也有经济运行机制上的问题;既有长期的问题,也有短期的问题;既有微观的问题,也有宏观的问题。
    那到底应该怎么看?首先从中长期看,我同意这样的看法:中国未来会成为世界主要的经济体,中国经济将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引擎。这是没有悬念的,为什么没有悬念呢?与我的看法一样,很多分析是说中国经济未来存在着巨大的消费需求空间,这个需求并不是说国际市场上的,而是指国内市场,中国的国内市场是非常了不起的。而从短期来看,中国经济处于一个非常特殊的时期,所以我的题目是说多重目标下的中国宏观经济,接下来就到了多重的这样一个局面,为什么这么说呢?从长期来看,我们需要经济结构转型,而从短期来看,我们又遇到了全球金融危机以及为了应对全球金融危机我们采取的刺激政策本身所带来的一些后果,所以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的困难增加了。
    现在我们讲多重目标,是讲我们面对多重的复杂环境,根据我们的体会,中央政策起码有三重目标:第一个目标是消费结构的转型。我们现在提出要把消费结构转型、提升消费需求与整个中国经济走向联系起来,中国要从制造大国转向消费大国,只有中国真正转型成了消费大国,才是真正对世界作出的巨大贡献,所以这是一个目标。在这个目标下再进行经济结构转型,这个结构转型是很困难的,因为转型成消费大国的核心是要老百姓支出增加,这需要大规模的提高整个国民收入分配中居民收入的比重,现在我们讲日本成功的时候有个叫国民收入倍增计划,有人提出来中国也要搞一个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但是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整个中国经济的成功之处和困难都在于此——强势的政府和比较强大的中央体制。在过去这三十年里,从收入分配看,国家拿走了大部分,大家知道我们国家的财政实力很强大,企业资产规模也很大,但是居民收入、工资增长长期低于国家和企业的收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落差,这个落差就使得中国居民消费低迷,老百姓没有能力来购买消费品,即使在有了一定收入后,老百姓又要面对养老、医疗、教育等问题。所以大规模的提高居民收入以及大规模的构建社会安全网具有现代化的战略意义。
    第二个目标是保增长的同时要防止资产泡沫。从应对经济危机来讲,现在我们依然在实行刺激政策,不能轻易退出宏观经济刺激政策。在过去的2009年我们加大了货币的投入,在中国经济已经比较过热需要调整的情况下,货币投放力度的加大使得流动性泛滥,流动性泛滥一度引发房地产市场和股票市场的泡沫。在经济出现困难的时候,注入货币是很重要的,但注入货币过多就会引发流动性泛滥,流动性泛滥就会引发资产泡沫,甚至通货膨胀,这是短期我们面临的困难里面很难处理的一个顽症,所以对我们来说目前主要压力是既要防止实体经济衰退又要防止资产泡沫。
    第三个目标则是民生问题。本来这个问题跟经济研究没有联系,但是由于关系到房地产市场,我们便把民生政策引入到宏观经济政策分析里面来。比如住房问题,一线城市房价上涨太快,普通老百姓买不起房子,现在出现了一些新的名词“蚁族”、“蜗居”,他们买不起房子,所以形成了一些新的社会压力。在这种压力面前,国家采取了一系列政策来打压房地产价格,大家知道打压价格并不容易,打压价格必须以成交量的萎缩为前提,不可能存在一个交易量很大价格也很低的市场。尽管我们的政府希望房地产市场发展很好,建房子的人很多,买房子的人也很多,同时价格能够稳中有降,但是这是一厢情愿。因为所有购房者都有一个买涨不买跌的心理,涨价的时候压不住,跌价的时候他就不买,但是如果大家都不买成交量就上不去。不买房子的负面影响也很大,大家知道房地产在整个经济中是非常重要的行业,它影响的行业非常多,房地产投资大概占了整个国家投资的40%,如果房地产行业出现问题就会影响投资,在现在消费还没有起来的情况下就会影响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也会引发制造业产能过剩,并且会影响当前一些行业的就业,所以这个现在又是一个新的问题。
    这些多重目标有的时候是相互冲突的,比如长期调结构就要调整产品市场,会对部分行业产生较大的冲击,这将导致经济增速的下滑。但维持社会的稳定又需要保证经济增长速度。这些问题就使得当前中国经济面临过去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复杂局面(并不是说从来没有过的困难局面),以前出现的问题都比较单一,像早期小平时代的改革就是提高生产力、提高生产积极性,现在突然发现每出台一项政策就可能引发另外一方面的问题,就像房地产,所以我是预测房地产政策是走不下去的,从经济规律来看是很难实施下去的。
    在这种多重目标下,我们最大的困惑是什么?是关于政府的作用。我们的经济学分为宏观经济学和微观经济学,宏观经济学就是研究政策的,而政策正是由政府出台的。有个企业家跟我探讨一个例子,他说经济学讲看不见的手是市场,看得见的手是政府,中国政府当然是只看得见的手,中国经济的成功是有目共睹的。除了是一只看不见的手,中国政府其实还是一只闲不住的手,我们的政府通常频繁的出台政策,这与西方市场经济体制有很大差别,其政府的政策一般不变,如果要变,第一是困难比较大,一定要经过很多的调整,甚至大选才能改变政策。第二从政府来看,也不愿意出台政策,我记得布什有一个演讲,他说动用美国人民7000亿美元资金投入到救市计划是他人生最痛苦的一件事情,这是不可以的,做这件事情是因为美国经济出了问题,他相信这是短暂的,美国经济会迅速的恢复。美国政府的角色就是典型的市场政府,而我们政府天经地义每一刻都干预着市场,出手非常频繁。
    我们从传统的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从政府调节经济走向政府主导和市场发挥主导调节作用的结构,应该说是来之不易的,这是共识。中国没有经济制度改革就没有现代经济,大家基本上是没有异议的,这个问题在改革开放制度讨论时出现过,最终我们选择了市场经济道路,这奠定了中国经济制度的基础。但是我们还是在转型的过程中留下了很多中国特色的政治操作,就像我们在市场经济转型过程中一样,中国体制选择有两种看法,第一种看法是说这个转轨过程是平滑的,是循序渐进的,这个转轨是成功的,我们还要继续坚持这个方向。第二种看法,就像由猿猴变为人,但在转型过程中还留下了尾巴,就是猿猴在人间的尾巴,转型中的猿猴的成功之处就在于留下了这个尾巴,这就是我们的特色。其实这个问题是关于市场经济的思路问题,我是比较理想化的,反对政府频繁的干预经济,这么频繁的来出手制定经济政策,因为我们知道经济有其自身的运行机制,不是每一件事情,每一个问题政府都应该做,就像我们大家永远都希望政府能够出台各种各样的经济刺激政策,甚至能够具体干预到某一行业的运行,这其实是有背市场经济发展规律的,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多重目标背后是一个很大的困惑,中国的市场经济应该怎么办,应该怎么走,宏观经济到底应该怎么看。所以我是觉得一个经济向上走的时候出现一个复杂的局面是正常的,出现一些波折,但是我们的政府出台这么多政策,甚至是相互矛盾的政策,实际上会加剧宏观经济的不稳定。
    我对中国宏观经济的看法和主要观点大致就是这些,下面谈一下大家比较关心的股市和房市的问题。
    对于房市和股市,我的基本观点是:房地产的价格下跌不到哪里去,股票价格涨不到哪里去。房地产目前价格的微幅下跌是以需求量的萎缩为代价的,如果政府这种强制性的措施放开,必然会带来房地产价格报复性的上涨。每次政府不合理的压制性政策都会带来新一轮报复性上涨,为什么?首先是需求方面的原因,主要是房地产的刚性需求。中国存在巨大的需求,我们现在正处在城市化的进程中,像北京市有680万租房人口,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有购买需求。价格的非理性上涨确实问题不小,那么源头在哪里呢?在去年这个时候,政府出台了多项经济政策来刺激房地产市场发展,舆论导向上甚至提出买房就是爱国,而到了今年这个时候刺激政策却取消了,所以政策转变的太快了,这造成了需求的不确定性。
    中国的一线城市,包括像上海,北京、深圳、香港这样的城市,未来的房价一定是全世界最高的,这是没有疑虑的,为什么呢?中国要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中国的这些城市就是世界上最有影响的城市,与伦敦、纽约、巴黎应该是一个级别的,并且中国的人口多土地少,而且中国还有很多华侨。
    所以说房地产的价格基本上由需求决定,不是简单的归结为财富的分配,中国这么大的经济体,这么大的资产总量,房地产不可能由一两个人或群体炒起来的,这是一个错误的判断。所以房地产市场价格短期内是向下的,如果打狠了,不是自然下跌,而是采取强制性措施,未来一定会报复性上涨。
    股票市场方面,其市场参与者中既有投机者的也有投资者,一个理性的市场里面总是会有一个正常的周期,我们有过一些泡沫的经历,也许有一天股市还要疯涨,但是我认为,作为中国的理性投资者,中国的股价还是很高的,尽管大量的资金注入是不可避免的,中国企业的增长业绩还是难以支撑现有的股价水平。
    以上是我的一些个人看法,供大家参考,谢谢!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简讯

友情链接